顾少游

伏书青玉案,酒淡凭风唤。

羡澄 沉吟至今

  注意:
  羡澄
  江澄重生
  ooc

  第一
  都说云梦山好水好,天府之地,人杰地灵,虽然偶有邪祟作怪,但仰仗当地勤勤恳恳的仙门世家,云梦的人们日子总是过得不错的。
  云梦江氏就是那个勤勤恳恳的当地仙门世家,这么说也许不过准确,但是莲花坞的确是个聚集着众多勤勤恳恳且任劳任怨的门生的风水宝地。江家的弟子和门生们对这种超过其他世家的夜猎效率感到骄傲而又绝望,他们姑苏蓝氏的四千条家规算什么,我们宗主生气起来那整个莲花坞的其他人别想有什么开开心心的好日子过。
  江宗主名叫江澄,江晚吟。当然了,如果你要是冲到莲花坞大声称赞江宗主的名字,你能否和你的腿一起完好的走出莲花坞还未可知,但是你一定能见到一件上品灵器——紫电的风采。江家的门生发现江澄自从观音庙回来以后人便是越来越凶,这个凶具体表现在言辞的讥嚣刻薄上和那凌厉得好像能剜下来人一块肉的眼神中。不过倒是再也没有出现过拿着紫电在校场上抽鬼修的的场景了。云梦地处的鬼修不禁长舒了口气,倒头给门口贴着的夷陵老祖恭恭敬敬的上上三炷香。
  在观音庙之后魏无羡一共见过江澄三次,一次是在封棺大典上,他与蓝湛跟在神情异常恍惚的泽芜君身后,迎面撞见了从金家的位置中走出来的江澄。他似乎是刚刚去给金凌撑完场子回来,一身阴郁的紫衣,凌厉的眉眼中淬了抹不去的狠厉与煞气。这气势生生将不知道思考着什么蓝曦臣从神游中惊醒,蓝曦臣笑得温文有礼道“江宗主”。江澄点了点头回礼“泽芜君。”然后他的目光略过蓝曦臣看到他身后的魏无羡和蓝忘机,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胳膊,一副粘在他身上的样子,江澄不禁皱紧了眉头,一记眼刀帅向魏无羡,冷哼一声便大步走开了。
  第二次是在夜猎时遇见的,那日蓝家的小辈们约了刚刚当上家主不久的金凌一通前去夜猎。本不是什么大事,可麻烦事就来了,暗中跟在蓝思追后面的鬼将军温宁迎面就撞到了同样暗中跟着金凌前来的江澄。正是剑拔弩张之际他们又迎面撞上了前来夜猎的魏无羡和蓝忘机。紫电的光芒一下子就吸引了金凌的注意,他看到了魏无羡正要上前说些什么,但在注意到温宁之后他又顿住了脚步。江澄按住他的肩膀,走到他身前,凌厉的眼神扫过在场的其他人,一句话也不多说就带着金凌走了。后续的事情无需多说,据说在这之后金凌又被他舅舅在口头上不知打断了几遍腿。
  魏无羡奇怪的发现江澄的脾气似乎越来越好了,以往见了他不是喊打喊杀的就是满脸的阴沉,总之凶得很。而自从观音庙回来以后江澄就一改往前,现在他表现为见到魏无羡扭头就走。魏无羡曾经跟蓝忘机打趣说,金凌得这个大小姐脾气十足就是跟江澄学出来的。他现在打趣江澄比小的时候更加肆无忌惮了,反正被他打趣的人不愿意见他,那就当然听不到他的话了。
  可是魏无羡没想到,第三次见到江澄的时候会是这种光景。他稳稳当当顺顺利利的踩到莲花坞的地上,没有人低吼着让他滚出去,也没有人冷笑着叫金凌把仙子牵出来。金凌眼神空洞的盯着池中的莲花,看都不看他们。金凌的脊背挺得笔直,紫电正牢牢得套在他指根处,这个金家的家主还太年轻太单薄,而他终于举目无亲了。江澄死后魏无羡才恍然发觉无论是重建莲花坞还是以后的发展壮大,他从来没有参与其中。观音庙里的那句食言真是做的名副其实。
  江澄能感觉的自己在死亡,他年少时的时光过的太过幸福顺遂,余下的半生又过得坎坷异常,所以对于自己会离世的早一些他也有所释怀。他的眼前模糊一片,他跌跌撞撞的想着走光的地方走去,他本想着这是要迎接死亡,没想到噗通一声,迎接他的是冰凉的湖水和少年人清亮的笑声。
 

评论(11)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