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游

伏书青玉案,酒淡凭风唤。

【羡澄】沉吟至今

     羡澄
     江澄重生
     ooc

  第二
  江澄已经好久没有下过水里了,准确来讲,自从魏无羡不再强拽着他去摸鱼偷藕,他就再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了。

  好在湖水不深,江澄水性又好,在水里扑腾了几下之后便成功的游向岸边。江澄躺在地上,盛夏的太阳毫不吝啬惹眼的光芒,直直的刺向江澄。

  他在心里破口大骂

  老子死都已经死完了,你居然还让我游泳!    

  还没等他有其他的动作或者想法,一只手伸到了他眼前。

  那是年轻时候的魏婴,不是重生的莫玄羽也不是那个一身邪异的夷陵老祖。这个魏婴眉眼干干净净的,带着明晃晃的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江澄楞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他现在不知道应该继续骂老天还是骂点别的什么,比如眼前的这个魏婴。但是江宗主性格一贯雷厉风行,做事绝不拖沓,于是江澄对着魏婴破口大骂“魏无羡你真是阴魂不散,死都不能让我死个清净。”

  眼前的魏婴笑得无辜极了,见江澄没理他的手,就直接把江澄从地上拖起来,也不在意江澄瞪向他的目光“好师弟,这么热的天,我这不是怕你中暑么,你看这样不凉快多了么。”江澄站起来后,理了理湿透了衣服准备遵循他死前对待魏无羡的一贯原则,掉头就走。

  然而这个魏婴可不是他死前认识的那个魏无羡,他没有选择面无表情的看着江澄走开,魏婴大叫着追上江澄,争取跟他勾肩搭背“别这么说啊,你死了我当然要跟着下去吵你,不把你吵活过来绝不罢休。”

  江澄扭头盯着魏婴笑嘻嘻的脸,心道,你还真是料事如神,我可不就是被你吵活过来。

  魏无羡被厉鬼而噬在自己眼前后还能被献舍重生继续蹦哒了,他江澄这么多灾多难的一生重新来过一次那也是合该的。

  但是,他好生不习惯这个跟他勾肩搭背笑得一脸灿烂的魏婴啊。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差错,不是他被夺舍了就是我终于疯了。

  江澄顿时感到自己两辈子都栽在一个人手里的绝望,合着他这些年抽过的鬼修,观音庙里掉过的眼泪全都是浪费感情了,这个魏婴不明白江澄在他身上那种复杂的感情,这个魏婴尚且不知道那个世界的人心难测,这个魏婴最擅长的事就是摸鱼遛鸟,上房揭瓦,祸害四方。这个魏婴同样也是他午夜梦回时心心念念的那个魏婴,是他最幸福的梦境中出现过的幻像。

  江澄的嘴角微不可查的向上翘了翘,“你还是歇着吧,我要是哪天过去了,准是被你活活气死的。”

  魏婴看江澄不再生气了,脸上的笑容倒是更灿烂了,继续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全凭江澄拖着往前走“诶,你说江叔叔为什么要咱们去姑苏蓝家啊?我听他们说那里除了些老学究就只剩下些小学究了。活人进去了出都出不来,更别提去那里求学了!”
  江澄嗯了一声应答魏婴,心道也不知是谁,进了云深不知处就赖在那蓝二身上走不动了。他暗自盘算着怎么样能将魏婴从断袖这条道上抓回来,要不,打断他的腿?
 
  其实江澄没有那么厌恶断袖之人,只不过当它安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身上,江澄的一切生理心理上的感官都觉得不太对劲了。他自小和魏婴一起长大,从没想象过这种事情。难不成现在断袖都要死一回才能领悟其中?

  江澄和魏婴一路拌着嘴回到莲花坞。江澄本是身为继赤锋尊仙门最凶的名号的江宗主。然而江澄每次挑起的眉和即将脱口的讽刺的话都生生被魏婴的笑脸逼退,好生对不起江宗主威风的名号。

  莲花坞还是记忆里的那个莲花坞,当初莲花坞重建的时候江澄说过只求还原,为此在重建莲花坞的时候他没少过烦劳操心的日子。但是这么一次,他还是能一眼就分辨出来那个是原本的莲花坞。

  等到江澄跟着魏婴走进屋子才发现江枫眠已经在等着他们了,和江澄记忆里一样的严肃。江枫眠还活着的时候江澄总能清晰的感觉出来他不喜欢自己,但是现在,江澄掰掰手指头算一算,觉得自己和父亲的年龄差距真是岌岌可危。兢兢业业地当了这么多年的家主,江澄现在可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清父亲看着自己的目光。那是他失去过的至亲,他父亲看他的眼神远比他记忆里的要深邃关切得多。

  江澄现在旁边听着江枫眠嘱咐着道姑苏要注意的事情,特地的叮嘱了他要看着魏婴。江澄哼了一声“我会好好看着他的。”他说得咬牙切齿,抬眼对上魏婴讨好的笑容。他这辈子要是再让魏婴娶个叫做蓝湛的进他们江家,他也就不用再多活一遭了。

  母亲和姐姐不在莲花坞,所以第二天走的时候送他们的都是往日里玩得好的弟子。江澄已经记不住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名字了,所以他踏在船头,眉头习惯性的蹙起。江澄细眉杏目,本就生得锐厉,而此时目光沉炽更是教人见之生畏。本来正和魏婴谈天论地的弟子们都收了声,后又七嘴八舌的祝师兄们修学顺利。魏婴看他们滑稽的样子不禁一乐,他凑到江澄身前怼了怼对方的肩,促狭地笑到“你看他们害怕你的样子,多可怜。怎么,谁招惹到你了?咱们去给他找点乐子。”

  江澄没想到自己会无形中嚇到他们,难不成他真的像是金凌说的那样,特别凶么?

  魏婴似乎是看出他心中所想,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对啊,你看起来特别凶。”说罢忙跑到打头的船上,不等江澄发作就高声指挥起来“出发啦!”

评论(10)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