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游

伏书青玉案,酒淡凭风唤。

【羡澄】沉吟至今

   羡澄
   江澄重生
   ooc

第六
  魏婴揉了揉酸痛的手,放下一直握着的笔。聂怀桑等人下课归来时,给江澄两人捎来了口信,礼则篇,江澄抄一遍,意在教导他尊重师长,魏婴三遍,蓝启仁破口大骂,让他学一学什么叫做伦理纲常。江澄听闻冷哼一声,眉头都没皱一下,对魏婴说“你抄四遍。”
 
  “我怎么就抄四遍?再说了,我们明明都怼了那老头,凭什么我要抄三遍?”他指了指江澄,瞪大了眼睛,冲着聂怀桑满脸的控诉,不可置信地道“他却只要抄一遍?”

  江澄没好气地打掉魏婴的手“歇着吧,我要是也抄三遍,你就要抄六遍了!”末了,他看到聂怀桑一脸跃跃欲试,“你全都自己抄,看你还有没有那个功夫去想些邪魔外道!”邪魔外道这个字眼被江澄咬着牙挤出来。魏婴只得缩一缩脖子“好好好,没问题,我定是要自己抄的。”

  聂怀桑见他怂的干脆利落,也不敢出声了。他心有戚戚的 分外同情的看了魏婴一眼。他们一个有着天底下最凶的大哥,天天要打断自己的腿,一个有着天底下最凶的师弟。聂怀桑觉得江澄酷似他大哥还是有原因的。“要是让我发现谁替你抄了,我就打断你们的腿!”得了,聂怀桑在心里同情着如丧考妣的魏婴,现在江澄跟他大哥一模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看起来凶的人都喜欢把打断别人腿放在嘴边?为了自己的两条腿,聂怀桑果断的把‘我替你抄’咽回去,怂的可谓是当机立断,干净利落。

  当天夜里,魏婴就迫于江澄的淫威之下,一边无所不用其极的偷工减料,一边拉着江澄跟他唠嗑。江澄手里还拿着书,随声附和魏婴几声,魏婴也不恼,依旧说个没完。江澄还看着书呢,觉得魏婴唠叨的声音越来越小,没等他抬眼看个究竟,扑通一声,魏婴的脸直直地砸到了桌子上。江澄嘴角抽了抽,听起来就很疼。之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能说呢?江澄抽出魏婴压在脸下的纸,抖开“啧,真难看。”江澄无不嫌弃,索性魏婴还没有睡觉流口水的习惯。江澄把笔从魏婴手里解救出来,替他抄剩下的两遍。对,就是替他而已,自己被罚的那一遍根本不存在。他堂堂江宗主怎么能被他蓝家的人责罚。

  然而,就算聂怀桑没有抱着被江澄打断一条腿的决心帮魏婴抄书,魏婴还是很有义气的答应给他传答案。江澄问他是不是又要作妖,魏婴回给他一个你不懂的眼神“这是我的难兄难弟,岂有不帮之理?”聂怀桑感动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平生头一次感谢他有一个这般凶残的兄长。江澄可能会打断他一条腿,那也总比他大哥可能打断他一条以上的腿强得多。江澄也不多嘴,他现在旁边冷笑“等你们被抓住的。”魏婴不以为意耸了耸肩“抓到了正好把我丢回莲花坞。”

  果不其然,魏婴正忙着传纸条的时候,蓝湛就杀了进来。他彼时已经麻利地传完了所有的答案,在位置上上蹿下跳百无聊赖,便继续撕纸涂涂抹抹。江澄打开纸条的时候上面赫然几个大字‘我好无聊啊!!!!’几个巨大的叹号几乎整张纸。随后这张纸条就被蓝湛收缴了。
 
  魏婴为祸课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被蓝启仁罚抄上义篇。江澄本来抱臂观望,魏婴向他投来的求助的眼神也权当没看见。魏婴心里的算盘打得可好,他看出来上次江澄帮他抄了两遍书,这次也定不会见死不救,只要自己再可怜一点,江澄可架不住他的软磨硬泡。不料魏婴算盘打得再好,也是白打了,蓝启仁的口令又传来了,他为了看住为非作歹的魏婴不惜让自己的得意门生蓝湛深入险境——由蓝湛负责看着魏婴抄书。

  蓝启仁这边盘算得好,江澄心中却警铃大作,上一次蓝湛看着魏婴抄书,就把魏婴看成断袖了。这次自己说什么也要阻止这个。他忙自告奋勇“我看着他就行了,不劳你们大驾。”蓝湛本面无表情,听闻江澄的话眉头一皱,不知为何,这个云梦江晚吟似乎格外不喜欢他。虽然江澄看谁都没有笑脸,可蓝湛还是能清楚的感受到江澄的敌意。为了什么?蓝湛不得其解,他人的看法本就与自己无关,所以蓝湛转瞬间就抛弃了这个问题。

  蓝启仁无不头痛的看着他手底下的两大刺头,一个作怪捣乱,一个无礼傲慢。共同点是都不听课却都有想当不错的分数,哦,对了,还有他们都是莲花坞的。不知道江枫眠怎么教养出这样的弟子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样看来,云梦养出来的不偏不倚,都是他教学生涯的败笔!他挥了挥手,“随他们去吧。”结果就是蓝湛看着愁眉苦脸的魏婴抄书,旁边还坐着一个明目张胆的,将打他们藏经阁主意付诸于实际行动的江澄。

  魏婴抓耳挠腮,一会看看天一会瞅瞅地,打量完蓝湛又去打量江澄。总之,心思就是不在书上。他每次想要张嘴说话,对面的江澄就像是知道他怎么想的一样,抬头一记凛冽的眼神就杀了过来。不说话就不说话,魏婴开始尝试用眼神盯死蓝湛,可惜他又失败了,蓝湛定力心态都是极佳的,被他这么一直盯着也没见有半分不妥。这可给魏婴委屈坏了,明明就是两个大活人坐在自己对面,怎么除了喘气就是个摆设呢。他恨恨地抄起来扔在一旁的笔,怒气汹汹的开始抄书。

  本来江澄对这样的日子过得还算挺满意,可自打他这次来过,心思全都放在了魏婴蓝湛和如何提高自己实力上面了。直到蓝启仁向他们讲解蓝家始祖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还有金子轩这么一号人,已经跟他们一起修学了将近两个月了。

  江澄的印象里,金子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这么一打量,金子轩不亏是金凌的生父,他们的长相着实相似。江澄是记得金子轩待阿姐是怎样好的,但是此时的金子轩还是那么狗。魏婴满眼的戾气“为什么不必再提,你对我师姐有何不满?”魏婴平日里总是活跃而轻狂的,带着笑意,和谁都能打成一片。唯有这个时候才能看出来他和江澄果真是师兄弟。这幅择人而噬的凶戾模样可不是其他人学的来的。


ps.发现突然百粉了,百粉点梗有人来么?cp我知道的就行,点啥写啥那种。但是和下一章都要一周之后再放,因为期末考试。谢谢支持,爱你们。

评论(18)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