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游

伏书青玉案,酒淡凭风唤。

【羡澄】沉吟至今

   羡澄
   江澄重生
   ooc

第七
  江澄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除了母亲再没有人可以当着他和魏婴的面说江厌离的不是,哪怕这是未来姐姐的丈夫,金凌的亲父也不行。
 
  江澄自打来到这边,还尚且未见过江厌离,他能忆起阿姐穿着大红的嫁衣站在乱葬岗上却记不太清阿姐成亲时的细节了,江厌离的嫁衣那么红,那么热烈,像是燃烧着的跳动的火焰,可是一转眼她人就倒下了,跃动着的红色慢慢地从阿姐的嫁衣上蔓延,染红了地面,也刺红了江澄的眼。

  魏婴已经和金子轩扭打在了一起,可江澄却懵在了旁边。他抬起自己微微发颤的手,白皙的手上,阿姐的血那么滚烫,以至于灼伤了他自己。江澄没有动作,可他腰间的三毒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召唤,噌的一声,满室皆是凌厉的剑气,三毒自己出鞘了几寸。

  江澄的状态很不对劲,他现在手中还没有紫电,它正安安分分地待在虞夫人那里,可他周身的灵力却化作了紫色的电芒,暴虐地跳动着,连同着他阴狠凌厉的视线,直指金子轩。

  很不对劲,江澄自己也察觉到了。自从魏无羡被厉鬼反噬而死后,他的脾气中暴虐的一部分早已随着云梦的烈酒被他吞喉穿肠而下了。更别提观音庙后,面对那些往事的时候,他已经能够做到心如止水。可是还不够,那是江澄活过一世的证明,像是一道疤痕,明晃晃的,不容分辨的停在那里,由不得他分说。有些情感本是蛰伏在江澄血液中的,平日里暗暗沉沉的,今日却不知为何被金子轩勾了起来。

  金子轩被江澄吓到了,连同着把他按在正欲再对他的脸痛下毒手的魏婴一起。他们从来没有这般默契过,互相看了眼对方,而后一致扭头看向江澄,最后在小心翼翼地转动自己的脖子看回对方。不同的是魏婴在金子轩脸上看到了惊惧,金子轩却在魏婴脸上捕捉到了分明的担忧。旁人都向他们投去了担心同情的眼光,众目睽睽之下,金子轩尚未做出什么回应,魏婴当机立断,一记老拳不偏不倚地端正地砸到了他的眼眶上。
 
   不理会金子轩的咒骂,魏婴从他身上蹦哒起来,拍了拍身上滚上的土,与旁人恨不得在脸上写几个大字,上书与江澄保持距离不同,魏婴毫不犹豫的,毫无负担的走向江澄。紫色的电光在他身边炸响却丝毫没有伤到他。魏婴还有闲心去想着自己这个背影简直太威风了,没想到江澄的灵力还可以这么用。

  魏婴昂首挺胸,像个刚走下战场的赢家或是别的什么其他的了不起的样子,虽然他只是跟说他师姐不是的人打了一架,但魏婴觉得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令他感到自豪的事了。他拍了拍江澄的肩,漫不经心地道“师兄替你揍过了。”说罢,他还斜睥了正从地上爬起来的金子轩一眼。江澄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是啊,揍过了,也就行了。那是阿姐的夫君,金凌的父亲,他又能把他怎么样呢?江澄暗自反思,确是自己不够冷静。

  反思归反思,可别妄想着江澄肯跟人道歉。他一生中道过的歉屈指可数,虽然江澄常常在虞夫人的斥责中滋滋作响,可这么一句对不起,他只跟魏婴说过。江澄把三毒按回到剑鞘里,他冷静了下来,脸上也就重新摆回了一贯的讥诮的神情。魏婴勾着他的肩,本是英俊的脸上确特意做出了一副狐假虎威的神气模样,江澄看着他没忍住笑了一下。他的心情被魏婴这么一拳下去便晴朗了不少,可心情的好转并不妨碍他开口进行日常的刻薄的讥讽,他挑高了细眉“你不满意我阿姐,我们还尚且不满意你呢。”

  金子轩本就是金家的大少爷,平素哪里被人这么指着鼻子讥讽过,更何况还是他一向不以为然的江厌离的弟弟?况且与几乎所有同辈相较,金子轩也着实过分出彩又优异。他是有傲慢的本钱的,却被这两个人狠狠地打碎了。他与江澄和魏婴对峙,虽处在弱势,傲气却不输分毫。

  江澄开口嗤笑道“若是金大少爷有何见教,拿剑出来,我们比过。”魏婴在一旁帮腔“是啊,看是你不满我师姐,还是我师姐对你有所不满。”金子轩瞪着他们,他咬牙切齿道“和她没有关系,你!你们!”他目光灼灼“江澄!魏婴!我会好好打败你们的!”

  魏婴烦透了他,什么叫做和她没有关系?怎么就和我师姐没有关系了?要是和师姐没有关系,谁会去理会说话的是金子轩还是金棒槌?!他愤愤地拉着江澄走出屋子,旁的人忙给他们让路。魏婴正忙着愤愤不平,自然就没看到江澄勾起的嘴角,是啊,金子轩给要保护得了阿姐,那就必须要能打败他和魏婴两个做弟弟的才是。

  魏婴拉着江澄正数落着金子轩,可江澄一句话就噎住了他“可是阿姐喜欢那个金子轩。”魏婴噎得直哼哼“这个消息真是棒极了。”阿姐喜欢金子轩,江澄对魏婴说也是在对自己说。阿姐喜欢金子轩,这样就好,虽然他自己内心中无比恐惧着自己所经历过的未来,可是还有他在呢,他这个做弟弟的无论如何是要保护阿姐的。更何况,江澄看了眼跟他并肩走着的磨牙吮血的魏婴。更何况还有魏婴在呢。只要他江澄还在这里魏婴就不会失去金丹去修鬼道,只要魏婴还在他身边,别说一个金子轩,就算是所有仙门世家加在一起,江澄也不怕。

  因为他知道,他们云梦双杰,从来都所向披靡。

评论(7)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