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游

伏书青玉案,酒淡凭风唤。

【羡澄】沉吟至今

   羡澄
   江澄重生
   ooc

第十
  莲花坞的日子过得很快,这段时间江澄一直在翻阅江家流传下来的功法典籍。江家祖上本就是游侠,所收藏的功法卷宗较多,何况江澄跟着魏婴蹭了那么多次罚,蓝家的藏书阁也没少进,奈何他能看到的太有限,所以并无收获。他想要寻找一些奇特的功法,比如在体内练出两颗金丹。

  可惜了,江澄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书卷,这样的想法还是太过异想天开了。更何况,他拿起来被他放在书案上的佩剑,温逐流是不是能打败他还未可知,当务之急还是要提高自己的修为。

  自从他们两个从姑苏滚回来,江澄这不分昼夜的勤修苦做就带动了以魏婴为首的一干师兄弟的强烈愤慨,魏婴曾带着他们的一干师弟前来招惹撩拨,试图把江澄架出藏书阁批斗一番,可惜江澄越来越深得虞夫人的真传,往往眉头一立,继续作声的就只剩下魏婴一个了。

  随着江澄的喊打喊杀一般叫他起床的架势,魏婴逼不得已,只好皱着鼻子,一脸的看破红尘心已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虽说被江澄压着修炼于魏婴的修为可是件好事,魏婴本就天赋异禀根骨奇佳再加上他着实聪慧,修为也是蹭蹭地往上涨,可是于魏婴本人这可是天大的灾难,江澄冷哼一声表示他并不在意魏婴做何感受。

  之前不久江澄还可以压着他打,现在魏婴已然可以狞笑把拳头冲着江澄的俊脸招呼了,好不威风。随后就又是一阵鸡飞狗跳,虽说莲花坞没有鸡也不可能有狗,但是他们兄弟两个切磋的架势也惊到了地下的一干师弟。这一众师弟们本就以他们两人马首是瞻,平日里跟着魏婴鬼混的不必多说,被江澄以印证武学为名拉出来凌虐的也不少,在他们两个,准确的说是江澄的抽风一般的修炼架势之下,莲花坞内的修炼事业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看得江枫眠甚为欣慰。他们也总能看到江厌离拿帕子捂住嘴偷偷地笑她两个互相打架斗殴上蹿下跳的弟弟们。更有无耻如魏婴者顶着发青的眼眶嘤嘤嘤得去找师姐做主,江厌离想着躲在自己身后偷笑的师弟再看看面前脸色发黑磨牙吮血的亲弟弟不禁笑弯了清秀的眉眼。

  安稳的日子没过多久,就如同江澄记忆中的一样,岐山温氏就派人传话,面对着温氏那些冠冕堂皇的怕诸世家教导无方荒废人才的鬼话,江澄心下嗤笑,暗算着射日之征的到来。本该第一个呛声的江澄闭上了嘴,接替他工作的魏婴面露不爽,对温家这种不要脸的行为点评一番,后又被江枫眠按下了。

  他们三个对于这件事情不甚发愁,可他们不愁自然有别人愁,比如虞紫鸢,她愤恨于温家的一个侍女趾高气昂的态度,冲着坐下的四个人发了好大的脾气,受了无妄之灾的四个人面面相觑。江厌离将剥好的莲子放到小碟子里悄悄放到魏婴桌案上好巧不巧正被虞夫人看了个正着。还没等她发作出来,江澄就眼疾手快地把那盘白白胖胖的莲子接到了自己的桌案前,师兄弟两个人迅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江澄正襟危坐向端坐在首位的父亲询问各大仙门世家的近况,魏婴则一改之前跃跃欲试义愤填膺的样子,活像之前被江澄抽走的不是莲子而是他的灵魂一样,萎靡不振一声不吭。看得虞紫鸢又气又恼却无从发作。

  江澄和魏婴早就达成了共识,他们谁都不把虞夫人的‘魏婴威胁论’放在心上,提起这个魏婴本人更是给面子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这种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还要管这管那的事情打死我我也不好干。”江澄抱臂冷笑准许魏婴去当个门童。魏婴也不恼笑嘻嘻的“那我也是所有仙门世家中最帅的门童。”最终他们达成了协议,概括一下就是‘你行你上’虞夫人想要看到江澄超过魏婴那就好办了,有什么事情只管叫江澄顶上。魏婴虽说傲气不下于任何人,但是他完全不想在和江澄在争夺虞紫鸢的关注这方面一较高下,他非常有骨气地当起了鹌鹑,甚至给江澄起了个‘江很行’的外号,反正你行你上,魏婴毫无心理压力的,跃跃欲试的准备扔下他的小伙伴一个人去面对虞夫人,从而躲避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噩梦。

  此番去岐山的弟子之中必须要有直系弟子,在江澄和江厌离中去的人毋庸置疑的应该是江澄。可不知为何,本来性情温和不争不抢的江厌离却不顾自己不甚出彩的修为和体力对江枫眠提出了要一同前去的请求。

  她的这句请求说出来,满座震惊。江澄更是抢在了虞紫鸢之前,拍案站了起来“不行!”他上辈子干的最糟糕的一件事情就是在不夜天城的那一次,他没能照看好阿姐和魏婴,才教那个放冷箭的金家的门生夺走了阿姐也让他不得不去杀剿魏婴。他是疯了才会让江厌离再一次身处险境。虞夫人也不干了,她当即用决定了的语气勒令江厌离安安稳稳地待在莲花坞里,哪里都不许去。可是江厌离竟然毫不畏缩,只是倔强固执地看着面色凝重一言不发的父亲。魏婴这下也顾不得撞死了,他劝江厌离说这些活都要她自己上的话,他们这两个当师弟和弟弟的岂不是太没面子了?江厌离红了眼眶颤声说不能总让弟弟们挡在她前面。

  江澄和魏婴交换了一个眼神,明白了这是因为上次他们和金子轩冲突的事情影响的。江澄紧扣着桌案的边缘,又是因为他们。他们只好寄希望于沉默的江枫眠,许久江枫眠才悠悠的开口“既然想清楚了就去吧。”虞紫鸢和江枫眠争吵了几句愤愤离去,魏婴揽住了江澄的肩膀“没关系,还有我们呢。我们会保护师姐的。”

  江澄突然想起来之前在云深不知处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他们跪在训诫的石子路上,魏婴也是这么支持着他说他们会帮阿姐搞定金子轩的。这次也是,他们会好好的保护好阿姐,他们是最无所不能的云梦双杰。

评论(1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