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游

Had a dream I was king, I woke up, still king

【羡澄】沉吟至今

   羡澄
   江澄重生
   ooc

第十二

  如果说有人要问这次被迫来到岐山接受教化的人中过得最憋屈的人的谁?

  毫无疑问,当然是金子轩金大少爷。

  江家的人马是最后到来了,他视力极佳,远远的就看到走近的一票紫色的人马,金大少爷眯了眯眼睛,敏锐地捕捉到了最前面的江澄。

  仇人见面当然要眼红,不然也太对不起他撂过的狠话了。

  等着那一票紫色走进,金大少开始四处扫视,江澄?很好,我会给他点颜色瞧瞧的。魏婴?更不错,他给我那一拳我会好好回报的!江厌离?……

  金子轩向来对这个母亲给他订下的曾经的婚约人不甚满意,她才华不甚出众,修为不甚出众,相貌也谈不上美艳夺目,而他一向自诩是当辈中最为出众的一个人。云梦江氏不是唯一的选择,所以金子轩不甘愿娶江厌离。

  他曾经远远的,冷硬的注视过她。那是一次他随母亲拜访云梦,跟在虞夫人身后的是一个只能称为清秀的姑娘。她与她的母亲有相似的眉眼却是完全不同的神韵。虞夫人的神情凌厉,而江厌离,年少的金子轩对上过江厌离懵懵懂懂的眼神,他所能捕捉到的,那里面满是羞怯的喜欢。

  她喜欢我,目下无尘的金大少想到。但是她配不上我,我不想娶她。他不以为意。

  很久以来他都保持着这种令人诧异的娇纵与自满。金家和他的才华也不许别人有所非议,是以他一路顺风顺水,目下无尘,目空一切,安安稳稳的娇纵至今。

  直到他的引以为傲的天资修为被江澄以摧枯拉朽的气势碾压殆尽,魏婴恶狠狠的话语始终萦绕在他心里,魏婴一字一顿地对他说,要有不满是我们江家对这桩婚约有所不满。魏婴竟然说我金子轩配不上一个江厌离?

  他又开始在心下不以为然,我知道她喜欢我,很早之前就喜欢,是我不满意她。

  他始终还是那个现在莲花屋里不以为意的小孩子,他只能恶狠狠地通过中伤别人来维护自己的骄傲。

  时隔多年,在他和她的两个弟弟打了一架以后,在他终于等到江家提出主动退婚之后,在他的一句求之不得说出口之后,在他终于得到想要的婚姻自由之后,他再一次远远的注视她。

  他从没想过能在这里见到她,他一向认为江厌离是娇弱平庸的人,他没想到江厌离会赶过来吃苦受累。没有其他世家直系的大小姐过来,只有云梦江氏慷慨大方的来了所有的直系和继承人还有首席大弟子。

  金子轩一向以为江澄才是更像虞夫人的那个,所有见过他们的人都会这么认为。他们一样的凌厉阴沉的目光让人一见便难以忘怀。现在他突然发觉,江厌离怕也是像虞夫人的,也许她的执拗是深深埋藏在骨子里的,与江澄表现在明面上的锋锐一样势不可挡。

  这很难得,也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也就这样了,那个该死的婚约终于结束了,我是不会娶她的。世家公子中排名第三的金子轩想到。

  打断金子轩所有思绪的是温晁,温晁指手画脚着讥讽着云梦江家是最晚来的一支队伍他的语调端的是阴阳怪气,“你们江家的排场真是大的很,累得我也要等上半天,怎么云梦江氏是不把我放在眼里还是不把温家放在眼里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还装模作样地笑了,指了指天上的太阳,一副颇有深意的样子。

  这次来的大多都是他们的同辈,一同在云深不知处挨过骂,一同被抄过书的交情可谓是铁打的,闻温晁此言都忙不迭的看向江澄,这位大爷的脾气有多不好他们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蓝家那被剑气绞碎的屋子还历历在目,这位可别脑袋一热跟温家这个棒槌脑袋的少爷叫板。

  果不其然,江澄眉头一皱,一个极为讥讽的神色已经出现,魏婴抬手按上了江澄的肩膀,他们两个本就站在队伍最前面后面是江厌离再后面是江家的弟子们。魏婴露出一个笑容来,向他们抱拳“见谅。”

  温晁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半分没有饶人的样子。眼神往江家的队伍里扫视了一圈。二十个人的要求,江厌离要前往,所以他们此行足足带上了十位女修。因着‘紫蜘蛛’虞夫人的缘故,莲花坞的女修较其他仙门世家更为出彩,这次一同前来的更是其中翘楚。温晁顿了顿,定睛扫过每一位女修。江厌离不动声色的想把她们护在身后,温晁的目光就落在了江厌离身上。

  温晁这幅毫不做作的模样让魏婴危险的眯了眯眼睛,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打我们家师姐师妹的主意?

  魏婴还算是面不改色,而江澄脸色可一瞬间变得差极了。江澄的神情平日里就不甚和善,现在更可以称得上恐怖,说是可以止小儿夜啼也不为过。他正要有所行动,但在这方面魏婴永远都是唯一一个可以快他一步的人。

  魏婴已经挡在了江厌离和莲花坞的女修们身前,扯出一个笑容忽悠起来温晁。

  魏婴也一向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更不是天天嬉皮笑脸的活宝。只不过之前一直负责给他收拾烂摊子的江澄突然撂挑子不干了,而且这厮的修为和脾气一样蹭蹭蹭地往上窜,嘴里吐出来句子越来越尖刻,眼角眉梢若夹带的阴郁也越来越厚重,魏婴现在不得不跟在江澄身后随时准备给他收尸,或者随时准备阻止他暴起伤人,他们现在的位置全是颠倒过来了,他要是不给江澄收拾烂摊子难免以后他们俩会被人吊死在城门楼上。江澄对他的抱头叨逼叨回以不屑的一声嗤笑,换来魏婴更加委屈的抱头痛哭。

  随后他们被不情不愿的被收缴了佩剑,江澄和魏婴对视了一眼,收到了一个果然有先见之明的眼神。

  虽说温家当初说的是教化大家,但是魏婴没想到真的是教化,他痛不欲生的听着上面不知道叫温什么的人絮絮叨叨地夸耀岐山温氏是怎么成为百家之首的,这时候才能想起来蓝启仁的好,面无表情的讲学和趾高气昂的夸耀,虽然魏婴都对以抱有十二分的不耐烦,但是毫无疑问,前者还是稍微好上那么一些的。

  但就算江澄料事如神也没料到温晁的无赖程度。没得吃没得休息对于他们来讲无所谓,可是这么对待貌美如花师姐师妹们就太过分了,魏婴指手画脚,义愤填膺。

评论(1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