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游

Had a dream I was king, I woke up, still king

【羡澄】沉吟至今

   羡澄
   江澄重生
   ooc

   第十三

   魏婴和江澄在第一天的时候就把他们早有先见之明准备的物资发下去大半,都是些便于隐藏的匕首等勉强可以用来防身的武器还有些干粮。他们虽说修为都已结丹但是还没有习惯于辟谷,是以他们带了不少的食物。

  比江澄预想到的情况好了很多,但也不知道是应该松口气还是更担忧了,温晁这位大少爷对待他们的师姐师妹不可谓是不厚,她们竟然能在这种堪比灾难的场景中过得不错,有的吃有的穿。

  况且这种去不得不冲上去送上自己的大好头颅用来堵树妖的活计都被江澄和魏婴他们上赶着抢了上去,态度积极配合得令温晁大少爷都有些不敢置信。

  说到树妖那是几天之前的事了,温晁这个太过出息的少爷活生生把开路的自己放到队伍的最中间,前拥后簇的,好不威风。温逐流和王灵娇更是恨不得贴到他的身上去,前者估计是怕这个大少爷受伤或者受到惊吓,至于后者,江澄一扫而过,不过是只有几分仗势欺人的本事,前尘旧事他从来都放在心上,用来提醒自己会一一应讨的。

  江澄见到过温晁人不人鬼不鬼血肉模糊成一团的样子,他和蓝湛一起见到过,随后他用紫电绞杀了他。那时候他对着堕入鬼道的魏婴一同往昔,维护有加。反而是蓝湛看不得他使用这些歪门邪道。没想经年之后一切都颠倒过来,他成了在莲花坞虐杀鬼道中人的家主而蓝湛才是那个与有邪祟名声的夷陵老祖一道的。

  江澄这才恍然大悟,魏婴从来都不曾变过,蓝湛也是,变化的是他自己。魏婴的心性不会容许自己轻易迷失自我堕入鬼道,蓝湛更是守正清明亦如姑苏蓝氏雅正的名号,变的只有他自己,他接受不了魏婴杀了金子轩害死江厌离的事实,他没有办法像是痛恨温晁一样痛恨他的手足兄弟,所以他选择痛恨所有鬼修,仿佛不遗余力的剿杀所有的鬼修之后他对魏婴的那种提不起来的痛恨也会随之消失,他还可以对待魏婴一同往昔。可惜他错了,他人生在世从没有稍微哪怕弯过一分一毫脊梁,他从小强硬到大,锐意进取锋利过人,但是强硬如他提起魏婴却永远五味陈杂。

  江澄来到这个世界很久了,他天天面对着这些鲜活的未曾逝去的他在意的生命越久,他的内心就业越发平静。似乎本该属于江澄这个存在的一切都回归正轨,他也会有自己的鲜衣怒马义薄云天,和师弟师妹们的一次次夜猎,自己一点一点的赢得属于自己的称号和名声再得到父亲的认可接管江氏的宗主。而不再像是以前一样靠着蚕食血液里的责任和愤怒痛恨才得以苟延残喘。

  这样多好,江澄想到都会忍不住畅快的痛笑几声,但是那要在射日之征结束之后,在温晁王灵娇死亡以后。

  温晁打的是磨炼提升他们技艺修为的旗号,赶奴隶一样把这些各家精锐的弟子赶到各处降妖除魔,只不过这个各处离不开岐山温氏的地盘,这个降妖除魔除了也不过是可能对温家有危害的东西罢了。

  江澄虽然心下嗤笑但还是毫不含糊的走到队伍的前面。各家的弟子们都各自抱团,远远的就可以看见各家不同颜色的校服形成的色块都是一块一块的,泾渭分明。但是各家的女修来的都少或者是根本没有,个别宗族弟子中的女修众星拱月一般在一家团体的中央,少数的女修们凑在一起,她们普遍不算是家族中的佼佼者,在队伍靠向中间的位置也更为安全。这下就显得江家队伍里的一半的女修颇为乍眼。

  云梦的女修们不少会得到虞夫人的指点,虞夫人不与江枫眠住在一处,她的住处从他们从来不敢乱闯但是少数女修却可以被准许入内。这次跟随江厌离身边的一位女修便从虞夫人从眉山虞氏中带来的,颇得虞夫人赏识被她带在身边教导过,不同于虞夫人和江澄秀致的眉眼有按捺不住的凌厉之意,这位虞师姐五官和神情都带着锋锐,她正紧跟在江厌离身旁,想来虞夫人还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儿,自己如臂指挥的贴身宝器和亲自参与教导的弟子,这是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紫蜘蛛’能为女儿做到最好的了。至于剩下的就全部交给江澄他们了。

  云梦的队伍被安排的颇为靠前,想来是王灵娇的成果,云梦的女修们各个光彩照人,平素里温晁就对她们有所照顾,想来王灵娇想让她感到危机的人折在这里几个。江澄当然当仁不让的走在最前面。他很久不曾夜猎过了,况且他的很好奇他现在的修为达到什么水平了,兴奋的神采在他脸上闪过,与此同时‘教化司’中被收缴的三毒剑身隐隐颤动,紫色的电光几欲破鞘而出。

  随着队伍的前进,周身的树木也越发的高大茂盛,道路也逐渐崎岖,江澄身边传来一声呼叫随后是摔倒的声音,是自家的六师弟,不知被什么东西绊倒了。跟在队伍旁边负责策应的魏婴一把把他捞起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就不能出息点么?”六师弟哆哆嗦嗦的,举起来的手指都在颤抖“树枝……树枝在动……”

  “哪里有树枝会动?这么多人有的不都好好的,害怕就害怕直说出来师兄不会嘲笑你的。”魏婴的声音大声传来,他还笑着拍了拍六师弟的肩膀,与此同时他悄悄从袖中取出匕首按在手中,不动声色的把脚步稍微逼近了温家的护卫。

  队伍里传来些许嗤笑,似乎正要说些什么风凉话,异变突生,大地颤动起来,江澄喝令众人向后退去分散开来,他猛的一蹬地,接力离开地面,果不其然,江澄刚刚踏过的土地上一条粗壮的树藤直直的破土而出,扭动蔓延着缠绕在逼近的一个弟子身上,随后拖着他向漆黑的丛林中缩回。队伍最前面的也是唯一带着佩剑的温家的护卫已经折损了不少,也有各家的弟子被缠住无法脱身。由于没有佩剑,一时间所有人都慌了手脚,各家的弟子都分别祭出自己的宝器,各色的灵力光芒四射。

  魏婴灵活的穿梭在欺负的树藤之间,他的身法极轻极快,树藤根本困不住他,魏婴手中还抓了一把长剑,想来是趁着刚刚异变突然,再加上之前使温家护卫放松警惕的收获。江澄夜猎的经验也不能算得上有多丰富称不上什么‘夜猎专业户’但是他毕竟还是参与过战争的,从血雨腥风里走过去的,况且那并不多么丰富的夜猎经验也比在场的各位同辈要多。

  江澄记得曾经的树妖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堵上去,才使得温家的修饰解决它,在温晁没有性命危险的时候,温逐流往往默无作为。是以以前他们也损失了几位修士,想来是因为当时过于紧急繁忙,他也记不清究竟多少人丧命树妖。江澄向来不是扮猪吃老虎的人,他一向锋芒毕露。他不断的在飞舞的藤蔓间移动,一越到了一旁的树木之上,他抽出缠绕在腰间的长鞭,雄厚的灵力化做紫色的电光缠绕其上,乍一看与江厌离手上的紫电极为相似。

  在江澄选择长鞭的时候魏婴还在一旁嗤笑鞭子作为武器娘兮兮的,却不料江澄极为擅长鞭法。魏婴刚刚从树妖手上救出一个难以自保的女修,刚把小姑娘放下来就目瞪口呆的看着小伙伴跃跃欲试的模样,一挥长鞭,近乎丈长的凌厉紫色电芒呼啸而过,刚刚还威风凛凛的的树妖硬生生被拦腰折断。魏婴按住胸口,我的小伙伴实在太帅了。还好把人家小姑娘放下得早,不然他刚刚就要脱手把人家摔到地上了。

评论(14)

热度(151)